首页 > 新闻中心 > 2006 > 2006荷兰建筑学院(NAI)展览

2006荷兰建筑学院(NAI)展览

2006.06.19

荷兰建筑学院(NAI)的展览概念
最近几年,中国的建筑和城市规划在加速度地发展。原有的城市就在每个人的眼皮底下突变成了高层写字楼和大型居住楼盘的丛林,百万人居住的新兴城市高耸入云霄。简而言之,一个全新的建筑气候已经形成,呈现出空前的机遇。近几年这种良好的建筑行业景象吸引了大量的中国当地以及来自外国的建筑师。但是,最能引起人兴趣的建筑和城市设计项目却只是很少的一群富有才能的中国建筑师和城市设计师的作品,尽管他们个人的实践在中国当下大量性生产的建筑中是数量非常有限的。在其作品当中他们质疑当前的建筑发展,并设法将更多的品质注入其中。在中国建筑目前一片欢天喜地的大好景象中,一些基本的问题实际上是还没有被触及到或者解决的,这些问题包括了短期性的城市规划,高度商业化运作中开发商的决定性角色,对西方建筑的盲目崇拜,版权保护的缺乏以及工程建设的技术落后。这一群少数建筑师和城市设计师的才华和才能表现在他们主动并创造性地将这些诸多的限制转化成为其优势的能力。他们没有运用空洞的宣言或者拙劣的花言巧语来达到这个目标,而是尽量审慎地以他们毫不炫耀的建筑与喧闹的“图像化都市”保持适当的距离。在回应当前的大发展时,这些建筑师和城市设计师们始终对自身的文化,社会以及建设环境报以责任感。完全片断化的城市,旧有的结构被大规模地抽离,使得他们把对理想追求的关注点重新落回到了小尺度的区别化,个人的识别性,公共空间,以及在发展过程中对历史景观的保护上。更加具体地说,与普遍的建筑建设相反,他们的实践表现出了对现存城市和社会结构的保护。在其设计过程当中,他们研究项目所在地域的历史,测绘基地现状,试验性的运用当地廉价建筑材料,以及探索如何将中国传统建筑精神转化到当代建筑之中。这种对社会保持批判性态度,着眼于现实实践的设计方法也使这群设计师成为新的中国环境下可供效仿的先驱者。

展览:梦想与现实
一个深信不疑、全力以赴地追逐梦想中的未来的社会没有过多的时间来思考当下。虽然未来是美丽的,明了的,完美的,而现实终究是复杂的,无绪的,令人疑惑的。在一个被政府大力宣传的未来憧憬中,废旧立新的意识形态是占统治地位的。秩序化和一切推倒重建是最为理想的方式。建筑工地的四周围绕着巨幅的广告牌,欢欣鼓舞的效果图跃然于上,呈现出一幅井井有条、激动人心的社会图景。几个令人印象深刻的大型政府性工程将这个新的理想集中性的实现。但是现实,却是高度混杂的;错综的社会关系链,缺乏组织的城市结构网,污染,交通堵塞,数以百万的流动人口迁入城市寻求庇护。。。
将梦想和现实这两个世界并置呈现在此次展览中将会强调对比,更清晰地诠释出这些建筑师和城市设计师们在两难的局面中所做出的明智选择。尽管这两个世界间的对比冲突将会被展览所强化,但是目的只是希望能够充分的暴露出未来的景象在被理想化的过程中所留下的种种痕迹。正是这种矛盾间的张立为我们选择参加展览的设计师及其作品提供了依据。
此次展览将以不同的主题来建构和组织。这些主题主要体现了对当下建筑业界中所显现的各种冲突因素的关注,从而希望引发业内讨论。展览中将会充斥各种对比,充满本质的叙事性,具有混杂的特征。整个展览将由装置开始,将参观者引入这两个完全不同充满矛盾的世界。梦想和现实这两个世界是截然不同的,但是在展览中我们不会仅仅把这点按照其字面意思简单化地进行定性,而是会通过展示理想化的景象在被现实所诠释的过程中所产生的物质化的形态来同时表现真实存在和虚假幻想。当代中国社会混杂的特性也将被空间化地表达。构筑在简单完美的图像上的中国梦想,将会被清晰地传达,带给参观者强烈的视觉冲撞。当然,此次展览的核心还是所选作品的呈现,既定的展览语境将会彰显这些作品的含义。展览主题是对当代中国建筑状况各方面问题的总结归纳。诸多项目,将通过模型、照片、图纸、电影以及参考资料等各种展览方式进行表现,使展览主题得到充实。

主题一:建筑
中国建筑有多中国?
从20世纪九十年代开始,对中国传统建筑风格的研究以及如何将这种风格转化为中国当代建筑语言再次成为关注的焦点。这一点曾经是,现在亦仍然是对全面接受并拷贝西方建筑样式的社会趋势的思考性回应。但这一阶段研究的成果不再像八十年代那样仅仅是对外观上显而易见的视觉元素的直译,而是对空间体验的重新诠释(这些空间包括了院落、走廊和路径系统,轴线交叉系统,四合院,里外关系的重要性以及中国园林的含义),并且对日常普通材料以及相应的传统技术工艺和本地产品进行了实验性的运用。对这些特征的转化无可避免地形成了一种与商业建筑截然不同的特有的建筑型式。近期可以明显地看到新老建筑师对传统的态度发生了不同的变化,年轻建筑师更加自发性地运用传统元素。而且毫无例外的是这种实验首先集中在一些小型建筑上,比如说别墅、画廊或者博物馆;这些建筑师们到目前为止几乎还没有触及到大规模的建设工程或者城市规划项目。

主题二:城市景观
“批判性城市更新”
在这些项目中既有的城市和社会结构被加以研究,并部分地得到保留。这是对一切推倒重建的发展方式的清晰回应。在发展的过程中通过保护的方式以确保城市延续性是这一类实践的主要目标。“城中村”的研究由于尝试保护文化性遗产,成为一个相对较新的课题;虽然有些建筑被彻底翻新,但是新建筑的插入也是以一种联系新与旧,从而使原有城市空间得以保护的方式在进行。对上海莫干山路50号以及北京798工厂的保护性改造使它们成为文化自由地带,这一过程更多的是一种民间产生的自下而上的行为结果,这些区域的初始状态得以保留,并且令人惊喜的崭新功能得到开发。
“城市地景”
这一类项目立足于回应“物体城市”。它们与所在地域空间、城市文脉紧密联系,而绝不是一群标志性高层建筑体的简单集合,与周遭环境毫无关联。建筑师将周围空间的尺度运用到一定的建筑体量上,通过将城市生活与建筑相复合,而不是普通的高层塔楼来达到所希望的容积率。他们非常重视建筑四周的公共空间设计,创造了一系列有效的从建筑快速转换到周围环境的过渡空间,并借此吸引公众进入建筑。匀质性的城市空间密度让位于一种新的重视进入和穿过建成体的空间流线的城市形态。
“公共领域”
在一个高速发展的社会中,购物、运动、休闲成为一种新的时尚,必然产生对城市性和公共空间等方面的新的要求。当前,政治性公共空间(巨大的城市广场)和商业性公共空间(大型购物中心、餐厅、咖啡馆等等)之间的区别显著。由于经济因素,社会中很大一部分人被排除在商业性公共空间的使用之外。正是由于这个原因一些建筑师把创造能够作为社区服务平台的公共空间视为己任;另外还有一些有趣的项目则又从另一个角度把商业化,叠加多重的商业功能作为构思新的公共空间的概念出发点。公共空间是西方都市化所产生的一项特征,但是这种都市化在中国上几个世纪都不曾出现过,所以在这里用公共领域这个词汇来描述中国的公共空间显得更为恰当。由于快速的城市化进程,这些公共领域也毫无疑问的在经历着巨大的变化。现在它们存在的形态呈现出散布于整个“物体城市”之中。设计一个恰如其分地与城市相结合、公众可以进入的公共领域,以及承载这个公共领域的新的建筑正在成为一群年轻的建筑师和城市设计师的重要工作内容。

主题三:非正式中国
与正式的、主流的建筑和城市空间共同存在的,还有一部分的建筑和城市环境,尤其是公共领域的使用是可以被看作“非正式的”,因为它们不是由设计者设计而产生的,而是由中国普通老百姓自我组织完善的能力使然。这些老百姓原创性地利用了公共和私有之间界限相模糊的空间地带。针对这些空间的塑造及其特殊使用方式的研究可能会帮助找到某些能够启发未来建筑和城市设计的方向。换而言之,是否存在一种独特的中国式的对城市的使用?如果有,它又会将在创造新社会的过程中如何影响未来的设计?目前有一群建筑师、评论家、摄影师以及设计师正在试图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将会在此次展览中展示他们的研究。


最后,参加此次展览的建筑师有艾未未(FAKE设计),标准营造事务所,陈旭东(德默营造),大舍建筑工作室,都市实践,李巨川,李晓东,梁井宇(场域建筑),刘家琨(家琨建筑工作室),马清运(马达思班),童明(TM工作室),王晖(北京二五二九建筑设计咨询有限公司),杨洋(北京二五二九建筑设计咨询有限公司),王路,王澍(业余建筑工作室),张雷(张雷建筑工作室),张永和(非常建筑设计研究所),朱锫(朱锫建筑设计事务所),祝晓峰(山水秀建筑设计顾问有限公司)。艺术家、设计师和研究者有Map Office,姜珺(下划线工作室),欧宁,王军,王一扬,徐坦。